紅館

xaka.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semスキン用のアイコン01 补转2篇对谈 semスキン用のアイコン02

  

2008年 01月 02日

第一篇:達瑯xGARAxMIYAVI

TATSURO:我們LIVE前一天一起去迪斯尼樂園吧!
GARA:你之前也說過類似的話……
MIYAVI:我們三個?
TATSURO:我們一起去!
GARA:你該不會又是耍我們吧?
TATSURO:可能迪斯尼海洋世界會比較好。我們還可以在那裏喝酒。
GARA:夠了。
+ + + + +

——我們知道達瑯君和GARA君認識有一段日子了,但是我聽説GARA君和MIYAVI君也認識了有差不多相當長的時間。
TATSURO:從GARA用膠卷捆住自己的那時候起?
MIYAVI:他還用生肉捆住自己的臉呢。
TATSURO:噢,從他還在吃生肉的那時候起。
GARA:……
MIYAVI:我去GARA君家裏玩的時候,他就讓我看一些奇怪的手術錄像帶,他看起來就像是:“我很喜歡這種東西。”
TATSURO:笑

+ + + + +

GARA:有相當一段時間,MIYAVI君總是習慣在我家逗留,不過後來他忽然就沒有來了。
MIYAVI:不是啦,都是因爲你那些手術錄像帶……(笑)
TATSURO:噢,你是不是怕他再給你看那些錄像帶?
GARA:你(MIYAVI)不是有我家的鑰匙麽?
MIYAVI:嘛~我只是知道你藏在哪裏而已(笑)
GARA:話説回來,每當我回到家裏的時候,MIYAVI君就坐在我房間裏,好像他就住在這裡似的。TATSURO也一樣。讓我感覺自己有點像是被依賴的重要人物。

+ + + + +

TATSURO:我們下次LIVE的時候,我想把一部分MERRY飯搶過來做MUCC飯,真的。
GARA :好吧……
MIYAVI:“好吧”意思就是“請自便”(笑)
TATSURO:我也打算弄個唇環然後把MIYAVI君的飯也搶過來。
MIYAVI:如果你想的話,我建議你把唇環打在右邊(微笑)。

+ + + + +

GARA:我組成MERRY的時候想著要干很多事情啊。但是,以“個人”的名義來做和以“團隊”的名義來做還是有所區別的呀。譬如說:以我個人來説,我喜歡喝可樂,但樂隊的成員卻喜歡喝茶。不過這時候我就會想:也許我喝一小口可樂以後再喝茶可能會覺得茶的味道更好吧。不過我又會重新思考:如果我不喝可樂再喝茶的話才能喝出茶的好味道吧。在我對樂隊的事情上做出選擇的時候我會把所有可能性通通思考個遍才作出答案。
TATSURO:我茶和可樂都喜歡。
GARA:不過對你來説可能喝茶前不喝可樂味道比較好啊。
TATSURO:都很好喝啊。
MIYAVI:干嘛不攪在一起喝?(笑)

+ + + + +

TATSURO:你們(MIYAVI和GARA)大概兩年前就已經是朋友了吧?
GARA:對的。
TATSURO:那干嘛你(GARA)跟他(MIYAVI)説話的時候好象第一次見面的樣子?我才是第一次跟MIYAVI君見面的人啦。
GARA:我就是那樣的,我至今爲止已經認識大佑君三年了,但我還是像這樣跟他説話。我覺得即使是很親近的人,對待他們也要合乎禮儀地尊重才是。
TATSURO:那爲啥你對我沒那麽好啊?我們認識連三年都還沒到!
GARA:那是因爲你一開始就用現在這種語氣跟我説話,打從一開始就是!
TATSURO:(悶笑)GARA不容易對別人敞開心胸呢。
GARA:因爲我發現有種種跡象顯示出有人想要終止這種關係啊。
TATSURO:這不是結束。這是開始。
GARA:真的?
TATSURO:我覺得這應該是情侶閒的對話(笑)
GARA:(神秘的笑)

+ + + + +

——你們作爲一個音樂人,在決定某事的時候是否會非常小心謹慎?

TATSURO:奇妙的是,因爲我們把所有事情都在腦海裏計劃好了,所以總是非常順利。
GARA:(淺笑)
MIYAVI:就像是背地裏練習微笑(笑)
GARA:(隨便地說)我覺得自己馬上具有了新的個裕m然這並不坏。
TATSURO:有時候我會面臨很多風險,如果事情變得很糟的話,我覺得我會有機會扭轉局勢把它完成,但照GARA的性格來説,那就不一樣了。
GARA:這就是爲什麽我不能想象事情變糟的場景。如果我做出了決定,我會堅定而自信地走下去。
TATSURO:就算有一點點危險也不過橋對吧?
GARA:對。絕對不過。
TATSURO:那我會試著跳過去。
MIYAVI:我會讓人走在我前面做試驗(笑)。

——真殘忍~(笑)

+ + + + +

GARA:不要再在我開live之前跑到後臺更衣室去看望我也不要在我live前一天打電話給我。
TATSURO:我說過我不會再打電話給你了。(忽然)我們(指和GARA)聯合起來擊潰MIYAVI君的“俺樣”形象吧。
GARA:那還真新鮮。
MIYAVI:……(苦笑)
TATSURO:走過去跟他說:“啊,MIYAVI君,你有一頭油亮的秀髮呢~”(伸出手去,詭異地輕輕撫上MIYAVI的頭髮)然後弄亂它!
MIYAVI&GARA:(哭笑不得)


第二篇:達瑯xMIYA
——首先,你們的相遇是怎樣的?

達瑯:我想想是在哪兒的live……那時候我仍然在一個小樂團裏做support主音。在一次live上,MIYA是我們的對BAND的朋友,live結束后,我們第一次的交談是在慶功宴上。

miya:啊~我想起一點點來了。達瑯先找我説話的。

達瑯:正好那時候我想自己組一隊BAND。啊,但是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小口[MIYA]是當地有名的樂隊的成員。當我告訴別人我開始和他組樂隊的時候,他們都表現得異常驚訝。所有人的反應都是“哎哎哎?!”還有“你真的能行嗎?”

——但你肯定有被MIYA選中做主音的特點。

miya: 大概是那段時間我原來的樂隊解散了。在我尋找新隊員的時候達瑯剛剛好出現了。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就是認爲他有一副好嗓子。我之前從來沒有機會聽到過這樣深沉的嗓音,所以我受到了幾分衝擊。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是他長得高。

——某种程度上是被外表吸引了(笑)

miya: 我有這種想法是“主音越高越好”(笑)但老實說,擁有一些身體特色,例如長得高,會給人留下很深印象。

——我明白你的意思!沒來由的觀衆會被某些特質所吸引。

miya: 我一開始沒有注意到的是達瑯擁有與生俱來的天賦。他天生擅長歌唱。沒有任何的經驗卻能唱出那種聲音的確是讓我非常驚詫。他有迅速掌握所學會的任何東西的能力,和把這些東西融入到自己的風格中,相當的快。

+ + + + +

——第一次見面對彼此的印象是?

miya: [達瑯]不差。有種發現了新品種的感覺。

——(笑)那是什麽意思?

達瑯:YUKKE也告訴我了。在石崗沒有像我這樣的人。

——沒有像他這樣的人?

miya: 沒有。怎麽說呢……他就是那種對自己擁有莫名其妙的自信心的人。(笑)

達瑯:不知爲什麽我總是認爲天下所有事情都難不倒我,我能做到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不是指那種打架之類的暴力事情,但在我大約十七、八嵗的時候,我就是那種人。

——希望成爲樂隊中的一員?

達瑯:可~能~吧(笑)

——OK,你(達瑯)是怎麽看MIYA君的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達瑯:我覺得他是“到處惹事生非的壞蛋”

——真直接啊(笑)

達瑯:不是說他個性不好。但是他看起來就像那種人。他現在沒那麽驚慄了,但是哇,他過去可是擁有令人驚恐的兇惡眼神哦。

miya:這只是因爲我視力不好罷了(笑)

達瑯:但是真~~的是很令人驚恐嘛。

miya: 我覺得我的生涯中如果有什麽不幸都是這雙眼睛害的(笑)很多人在變成朋友之後都跟我說他們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很害怕。而且他們還說我會釋放出一種氣息會讓別人退避三舍,覺得很難接近和了解我。

達瑯:還有你太沉默了。

——說老實話,我一開始也很怕你。我縂有種感覺如果我不小心說了什麽惹怒了你,你就會扁我。

眾:(笑)

他们的对谈实在都太扯了,看得出大宝绝对是个喜欢穿越的坏孩子,233

by ayawong | 2008-01-02 14:05 | 自由的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