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館

xaka.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semスキン用のアイコン01 【轉帖】達瑯xGara用餐對話實錄 semスキン用のアイコン02

  

2008年 01月 01日

今天很开心哟,花了30块买了TAIJI的复活photograph(rain song和dear friend超感动的说),看一下午木库和giruru(小孩子哈有爱),阅读了极其下流的DMC(木库团居然都爱这本咸湿漫画囧rz),晚上回家本想搜那期很囧的有某台湾视觉系的康熙来了,结果却搜到了某期我爱黑涩会以及下面这篇对谈。

~用餐中的會話實錄~
達瑯:嗯,這是我拿筷子的方法。怎樣?這是我自己十分喜歡的姿勢。
GARA:(視若無睹地只顧自己吃)這個真的很好吃
達瑯:好吃好吃?就只知道好吃!
GARA:……
達瑯:怎么說呢?我還不太了解GARA的戀愛狀況呢。我們成為朋友已有一年左右了吧?
GARA:嗯。
達瑯:這期間,沒有認真談過戀愛嗎?
GARA:等一下!!說到“認真”,還確實沒談過啊。
達瑯:有流言說GARA若有女朋友的話是不會打電話給她的。
GARA:這個只是傳說啦。
達瑯:但是,若不是和女朋友的話不就常打電話嗎?由於沒有吸引力,所以才不打電話啊。
GARA:既然你說到吸引力,那現在就發揮一下(笑)。
達瑯:我和你總有遇到。我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在雜誌上對談的呢?
GARA:作為MERRY的GARA,現在正在聊啊!
達瑯:那是什么時候開始聊的呢?
GARA:在LIVE的花絮中聊天可是不錯的哦……
達瑯:隊員之間關係好嗎?
GARA:好的啊。
達瑯:(邊吃邊說)好吃啊……在家不自己做吧?那一般常吃些什么呢?
GARA:拉面。
達瑯:主食?
GARA:嗯,主食就是拉面。常去一家附近的拉面店,但卻像漫畫吧一樣有很多的漫畫,我會待上1、2個小時……
達瑯:這個真的不是漫畫吧?
GARA:不是,因為有掛拉面店的招牌。
達瑯:真的啊?
GARA:只不過進去一看,差不多就是漫畫吧。
達瑯:那么,你只看漫畫嗎?
GARA:對啊,看簡單的不倒翁系列。
達瑯:不倒翁啊(月刊MERRY的插畫),下次去你家那邊玩
GARA:我們現在關係很好呢。
達瑯:嗯,現在難道不是最好嗎?
GARA:喂,認真點。
達瑯:嗯,大家一起去,明天如何?
GARA:明天?
達瑯:明天不行,我這兩天會很累!
GARA:哦。
達瑯:被不倒翁你邀請可是從沒有過,我似乎不該拒絕。
GARA:絕對不能拒絕。不過說起來,要是你玩到一半說要回家,把我一個人留下來可不行哦。
達瑯:我也許會這么做的(笑)。
GARA:那么,不回去不行嗎?
達瑯:我嗎?
GARA:對啊,總是一定要回去,正玩得盡興時。
達瑯:是嗎?你不了解我的心情啊。
GARA:反正我一直是那種類型,好可憐啊。
達瑯:這個嘛,因為可憐所以存在的話就很可笑啊。一般說來,小朋友們一起玩的話,絕對不會有“這個人很可憐,一直和他說話一起玩吧”的想法吧。
GARA:但是我即使在不倒翁家也只看漫畫,不說話的。
達瑯:這期間,書也會看完的,漫畫書沒了呢?
GARA:偶爾我會去書店買書然後放在不倒翁先生家裡。
達瑯:也就是說“GARA把書放到家來,雖然很打擾也沒辦法啦。”
GARA:真的?
達瑯:騙人的。
GARA:這時候,會很傷心。
達瑯:怎么啦?
GARA:不知情況地去了,大家都在那……
達瑯:不事先打個電話?那么他沒邀請的話千萬要電話確認一下,不然就下次。
GARA:以前我會出門前打個電話,最近會直接過去。
達瑯:直接去啊。
GARA:對,並沒有邀請我。
達瑯:啊,對了,MERRY在青年館演完后,再在哪裡演?
GARA:還沒決定呢。
達瑯:什么呀!快說!
GARA:是還沒決定呀!
達瑯:對我們來說排練屋和舞台完全不同。
GARA:我們,沒什么變化。
達瑯:騙人?
GARA:嗯,我們MERRY是剛從鄉下進城的嘛——
達瑯:可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嘛。
GARA:說起來,我們似乎轉變話題從一開始就很快。
達瑯:啊?
GARA:嗯,是這樣。
達瑯:FRIDAY的封面看了沒?
GARA:看了。
達瑯:我一看到上面陰陽座的廣告,嚇了一跳。
GARA:等一下,這又怎樣呢?
達瑯:MERRY最近在雜誌上的廣告也有很多,比如民俗雜誌之類的……(笑)
GARA:哇,你還真會扯。
達瑯:與HEATH和SOAP的廣告混在一起。“MERRY日本青年館,大碟預約已結束”之類……
GARA:的確是。
達瑯:怎樣?
GARA:覺得帥的話,你們自己的樂隊也可以試試嘛。
達瑯:然後在時尚雜誌上,登些照片。
GARA:相反,這可不太帥了。
達瑯:沒關係,反正本來也不帥。
GARA:失禮了,好象以前不像現在這樣。
達瑯:真的?
GARA:以前更溫柔些。
達瑯:我的基本印象就是“溫柔”嘛。
GARA:我記得初次見面時,你非常溫柔啊。
達瑯:真的嗎?相反我覺得GARA你令人感到討厭而過分。
GARA:是嗎?我就記得你總是對著我說敬語。
達瑯:是嗎?說什么都會用“如果……”“請……”之類對吧?
GARA:對,就是這種感覺。你要現在還這樣就奇怪嘍。絕對奇怪。
達瑯:你注意了沒?工作人員都已經吃完了。
GARA:騙人?真的呢!再次被打亂速度……
達瑯:但是你,也不能不讓我說話呀!
GARA:吃飯時是不應該說話的。
達瑯:那么,這雜誌的板塊就是全要照片不要文字了。
GARA:如果是你的話,不用拍了。
達瑯:可是我在網上看到大家對我的評價還不錯啦。
GARA:不,我受不了你。
達瑯:都說我很可愛呢!
GARA:這個我要逐一驗証一下。
達瑯:你在滬人們的評價嗎?
GARA:有點小心眼,不是嗎?
達瑯:嗯,本性還算溫柔……(突然把手插入GARA右邊的頭髮裡)為什么只有這邊長出來了啊?
GARA:另一邊剪短了。
達瑯:這邊讓人覺得沒剪過一樣。
GARA:(默默地吃飯)
達瑯:為什么我們總那么合得來?
GARA:合不來就不會開始打交道了。
達瑯:特別是晚上。
GARA:不是晚上啦。
達瑯:為什么總是合得來呢?
GARA:因為心情上能互相體會。
達瑯:是由這個決定的嗎?
GARA:是你們樂隊這種默契太少了吧。平時不是有很多事都會有合拍的嗎?
達瑯:我們樂隊似乎是默契少了些。我們樂隊的工作人員也認為少了些。怎么說呢,是命運的決定吧,如果所有的事都由自己來決定的話……這個,不太好啦。我們又不是一個人的樂隊。
GARA:對啊,我也有同感。
達瑯:但是,當其它隊員提出意見,和自己的想法不相同時,怎么辦呢?
GARA:沒錯,比如巡演的標題之類的,觀點上會不同。
達瑯:巡演若和你們遇到,一定很混亂吧。
GARA:步調全亂!不過你一定不在自己的排練房。
達瑯:嗯。但是,不是很開心嗎?因為LIVE的關係能在不同的排練房見到朋友。但樂隊來說,很難以朋友來相待。
GARA:沒錯。
達瑯:為什么大家那么神經質呢?
GARA:這是因為你處於“勝者”姿態才能這么說。
達瑯:別說這樣的話啦。對了,青年館的LIVE打算出什么樣的螢幕背景?
GARA:嗯?還沒決定呢。
達瑯:真的?
GARA:因為要考慮很多場地的限制。
達瑯:這倒是真的呢。


这文也太囧了,“達瑯:都說我很可愛呢!”多找抽的自白啊..........

公司电脑里还有達瑯、Gara、Miyavi的某篇访谈,回头一并贴出来。

夜里好冷呀...........

by ayawong | 2008-01-01 00:24 | 自由的鲑鱼